也是巧了,今天收到你的提问,我今天正好在起点中文网开了一本玄幻新书。

今天发了第一章,网站正在审核。

说不定你会给我这本书带来好运。(谢谢题主!此回答的开头写于几天前,今天继续写,开始答问当天此书果然过审。)

这本书叫《龙大魔天》。

男主名叫龙仁,在单位莫名其妙被孤立,遂取网名龙游浅,意为龙游浅水遭虾戏。

接着他父子被害死。

当他的冤魂了解到背后黑手竟然是他的好友窦有炽,他的人生观产生突变,发誓严惩丧尽天良的小人。

他穿越时空去了解窦有炽的身世和他丧失人性的原因,他将网名改为龙大魔天,在网上揭穿窦有炽的谎言,他要让窦有炽和别的害他的人遭受同等的悲惨……

别的不说,自我感觉,这本书文笔挺好的,不信请看第一章第一节:

 

第一章走入竹林

1.庙宇

某地医院龙游浅先生出差到外地一个小镇办事,下车后走过那小镇的一条大街。那天是星期六,大街两旁的茶馆,打牌、喝茶的人拥挤不通,甚至蔓延到街上。走不几步就有一个饭馆,炒菜的锅里冒出呛鼻的气味,被抽油烟机收集播送到街道的空气里,摩托车停满每一个饭馆外面的街道两旁。在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街道相交处,几个儿童踩在跳跳板上不停地跳,口里反复喊着:“加油,努力,一切为了做作业!”

不跳的一个横挎着跳跳板,把它当吉他弹——其实这个动作毫无创意,是刚从电视学来的,一个主持人把二胡横着当吉他弹。

这时,一个小孩摔倒,龙游浅连忙冲上前去把那小孩扶起来,谁知恰好被那小孩的母亲出门看见,那婆娘高声骂道:“这么大个人,走路都不知道怎么走,小孩又不是天天在这里玩,你和他们争什么道路?”

龙游浅被训斥得来哭笑不得,但他天性仁厚,只是笑着回答:“你问问他,是我把他撞了吗?”想不到人心不古,那粗野的小孩白眼一翻:“就是就是!”

龙游浅知道和他们说不清,就赶到当地镇医院。他了解到他要找的单位还在另一个乡镇,于是打了车前往。

在那个乡镇,办完事他信步走入镇外一片竹林。

相隔很远的两家农户屋外的黄红色泥土小路一直通往竹林深处。那里居然没有人,周围也没有人,龙游浅突然感受到久违了三十年的安静。无数的青青翠竹一刻不停地散发着香甜的空气,这一切让他突然想起“静悄悄”、“阒无人迹”、“沁人心脾”这些早已不用的词语。黄色落叶铺满地面,有的正在变白,有的正在加深颜色,变为泥土。头顶是蓝天和被金色阳光照耀着的白云,照进茂密竹林的一丝丝阳光被密集的竹叶和竹枝染上了绿色。

竹林外是浅浅的一湾流水。

龙游浅仿佛回到童年,他在茂密的竹林里高声唱着他童年喜爱的歌并有想哭的感觉。

他踏着竹林间的小路继续往前,他兴奋得气喘吁吁。他知道外地有“竹海”,他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也有“竹河”——这被竹林掩藏的泥土小路两旁的竹林,仿佛无尽地往前延伸,像一条绿色的河流,他觉得应该有好几里长。

但他又感到似乎太过寂静,仔细一想,原来是少了鸟鸣,再往深处一想,地上和空中少了别的所有小动物:蜻蜓、蝴蝶、竹蜂、天牛、蚂蚱……,最可怕的是脚下寸草不生!。

他感到恐怖,匆匆前行。

冲出竹林,他迎头看见漫山遍野,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码晒着肉色的、厚纸壳子一样的东西。走近了,他闻出桉树的气味,于是想起这是人将桉树旋转着层层剥皮,要把这被切割的树的尸体拿去做层板。

想到这里,龙游浅益发恐怖,匆匆回走,倏然看见一部刚才没有注意到的拖拉机,这拖拉机显然是往来运送桉树尸体的,他觉得这深黄颜色的拖拉机格外丑陋!

返回竹林,意外地有一只枯叶蝶仓皇飞过,接着有一只飞蚂蚁飞进他的眼睛,但他依然怀疑这竹林洒了除草剂,他想到人是多么自私与残忍!

竹枝钩住他的头发,他左手挟着的呢子上装扫过一根被砍得只剩半人高的竹竿顶端张开的圆孔,从竹竿的圆孔里竟发出一声响亮的乐音,像被放大的笛声,有着万年的遗韵。龙游浅突然觉悟到竹林对他的依依不舍之情。

走了很久,出了竹林,他看见农家田地里刚施了肥,新鲜的蔬菜在大粪浇灌的土地里长得生气勃勃,大地把它接收的粪秽变成植物清洁的汁液,他感到大地的神奇。他想到大地接收尸体和丧失生命与价值的一切,却萌发无穷无尽的生命。他想,人类毒害土地的行为,是多么愚蠢野蛮!

他望见竹林外那户农家的黄白色小狗蹲在路上,见到他这生人,既不叫也不动,非常友好安详。走近了,他把这小狗当自家的宠物,嘴里“咋咋”有声地向它打招呼,小狗起身让他过去。

走了很远很远,他往回望,吃惊得张开了嘴巴,原来那小狗还伸着头,目光直直地望着他,像人那样依恋。

这时候另一家农户的一条高大凶猛的狗扑出门来,吼叫着,把猝不及防的他吓出一声冷汗。

这家农户的房屋已经挨近喧嚣不息的公路,难怪那大狗脾气如此不好。

走上公路,回首望去,那竹的绿色河流仍在远方蜿蜒,并且在这绿河的上方,于苍烟落照间,浮现一巍峨庙宇,又仿佛传来鸣钟击磬之声。那悠扬的乐声,让时光倒流,把他的灵魂带回温馨的童年。

龙游浅大感骇异:这里是巴山蜀水,何来海市蜃楼?

他匆忙回走,要去看个究竟。再次路过公路下那户农家的时候,他战战兢兢,好在疯狂嚎叫的大狗只是狂吠,并不扑过来。

走回竹林,再按方向从竹林间往上攀登,上了一道道土坎,走过一道道田埂,在开阔的田野上,四面八方,没有庙宇的踪影!

竹林尽头的南边,是那个木材加工厂,被加工成薄片的桉树,仍旧在阳光下曝晒。东边是公路,西边是竹林,竹林外是小溪。

北边是拥挤喧闹的集镇。许多汽车朝那里开,许多汽车从那里开过来。

他走去向田埂那边那个挖地的老年农民打听。

老农告诉他,这里真的曾经有一座有名的寺庙,里面菩萨塑得真好,壁上画着佛教的故事,连屋檐下的撑枋都雕刻成一个个神像,寺庙里许多古树,大多是楠木,还有古井。

龙游浅听那老人述说,心中想象着那座宏大庄严的寺庙。

这时已是晚饭时分,挖地的老农收了工,扛着锄头回家去,风吹动他的衣襟。

接着龙游浅竟然真的看见寺庙屋顶四角的飞檐和檐角挂着的铜的铃铛,他走进寺庙,看见大殿巍峨,寺庙宽敞,有着高大的楠树和幽深的古井。

奇怪的是,他此刻并没有走动,他一直站在原地目送那老农,而一切又都是贴近细看到的细节而非心中幻象或是远望所见。

他于是匆匆向向寺庙跑去,就在将要到达庙门的时候,那地方又化为一大片实实在在的田地,哪里有什么庙宇!

龙游浅回过身来,想要再问问这老农,问他有没有看见自己看见的一切,但无论如何他追不上老农的步伐。

龙游浅回到公路,快到镇上的时候,

晚霞已出现在天边。

如果付款后未跳转链接.请刷新一下网页
如果还是未跳转出链接.加管理补发链接
QQ:778398880 微信:65431347

© 版权声明
评论区 抢沙发
  • 聚音阁

    昵称

  • 取消
    昵称